[線上]來自老子的通靈訊息《老子不為(ㄨㄟ㇔)》新書會-呂尚(呂應鐘)


《老子不為(ㄨㄟ㇔)

呂尚(呂應鐘)/著

作者被譽為〈台灣飛碟研究教父〉〈國際著名整合開創大師〉,現任:中華老子思想研究會常務理事、國際華人超心理學會理事長、世界華人UFO聯合會副理事長。

參閱網址:www.etLv.me

通行本《道德經》篡改極多

現行通行本《道德經》是三國時期魏國玄學家王弼所寫的《道德經注》,清《四庫全書》也質疑:「此本亦不免於脫訛,……文字多謬誤。……考陳振孫《書錄解題》尚稱不分道經、德經……安知其他無妄加竄定者乎?」

北京大學樓宇烈教授也說:「《道德經》一書在其流傳過程中不斷有後人增刪、意改,而在其傳抄、刊印過程中又時有衍奪錯植等發生,從而形成了《道德經》一書極其複雜的版本問題。」

現今流傳的通行本《道德經》在歷史流傳過程中,不斷有後人增刪、意改,又在傳抄、刊印的過程中時常錯植文字,至王弼著書時,則按照他自己的玄學理念進行顛倒、段落錯綜與文字篡改。不但把《道篇》搬到前面,更抽掉基礎部分,把基礎和結果顛倒,只剩下了難懂的哲學思想。也因此,通行本《道德經》與古本老子思想不盡相同,差異不小,已是當今學術界有目共睹的事實。

更古版本出土

所幸大陸出土多種更古老的《老子》版本,使老子真本文字得以還原!

1973年,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帛書老子兩本,考證甲本年代應是在漢高祖劉邦即位之前的秦代或戰國末年,迄今最少2260年。考證乙本年代應在漢高祖劉邦即位之後,迄今大約2170年。

1993年,湖北荊門郭店楚墓又出土竹簡老子,經過學者整理,郭店楚簡老子成書年代約在戰國中期的公元前3百年,迄今約有2300年。

北京大學於2009年初接受捐贈,從海外搶救回歸的老子竹簡21枚,5千3百餘字,其殘缺部分僅60餘字,是迄今保存最為完整的老子古本。

這些陸續被發現的帛書本與竹簡本,都比通行王弼本《道德經》更接近老子所處的春秋戰國時期,這些更古版本的出土,幾乎完全彌補了通行本的缺失,也澈底還原了老子思想的原貌。也證實了現今通行本《道德經》謬誤極多。使得老子原來的思想體系遭到後世扭曲、嚴重破壞。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了。

老子傳訊給我

事件從2015年中開始,每每在我清晨朦朧之際,自然而然就有一些老子思想的信息進入腦子,句句非常清楚,似乎故意放入我的腦中,有時只好趕快坐起來,記錄下來。有時,我覺得蜂擁進入腦子的信息,是老子親自口述的,但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終於有一天,突然不自覺地,老子形象又出現了,有一股意念出現在腦中,似乎傳輸著「替我重寫」的念頭。當時我想,我又不是哲學學者,如何能寫?但有一天清晨,曚昧中,這個來自老子的信息告訴我,必須還原老子當年書寫五千字的真思想。我忽然明白了。

事實上,我在之前根本沒有先研讀過整本《道德經》,因為對通行本的內容感到格格不入,我是在透過「信息傳輸」過程中寫作本書的,原本難懂的一些古文字句子,突然就很自然很清楚地呈現出本意,自然而然知道要如何用現代話詮釋,這些都不是我自己「辛苦研讀」道德經的理解,全是自然產生的。

我相信,這正是老子在宇宙高維度時空中傳輸給我的信息。

甚至,在這之前根本沒有人說過要用河洛話來讀老子,台灣學者也都是用國語在讀,大陸學者都是用普通話在讀。但是,在傳輸信息給我的過程中,經常自然出現用河洛話頌讀的指示,由於我是道地台灣人,因此自己用台語一讀老子文字,韻味全出,意義全明,令自己也拍案。

這本書的出版並不是在挑戰當今的哲學界,也不是挑戰研究《道德經》的學者們,我只是一位被宇宙高靈傳輸信息的人而已,只能如此說:老子之存有(Being of LaoTze)透過我,只是要還原他當時寫作五千言的本意,希望此後世人別再讀錯道德經,對他產生誤解。

[線上錄影版本]來自老子的通靈訊息  老子不為 新書會
主講:呂尚(呂應鐘 教授)

線上錄影版本200元 ,歡迎預訂 

可於購買日期起30天內以密碼在網上(手機/平板/電腦)不限時空觀看)

老子如此曰

老子:吾找你是有畫時代意義。現今流傳之通行本《道德經》,不是吾原來之版本,篡改太多,誤植太多。你要幫我還原原本之思想,還原我講的宇宙真理,這是你們當代人的大事!

呂尚:但是我非哲學學者,也不是宗教學者,如何承擔?

老子:呂尚呀,切勿妄自菲薄。就是因為你不是傳統哲學界與宗教界人士,我才會找你呀。我的學說必須透過你的宇宙生命學理論與遠古文明起源認知,才能真實還原吾當時撰文之本意。

呂尚:惶恐惶恐。

老子:還有,後人把《道德經》當做道教學說,但吾所處當時根本沒有道教呀!道教是東漢以後之事了,當時佛教傳入,一些方士在外來宗教影響下,把我的學說思想和巫術揉合起來,逐漸發展,才成了道教。

道教不等於道學呀!宗教界也搞錯太久了。

呂尚:是的是的,本末倒置了。

老子:不少後世學者習慣引孔丘《易傳》中之「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來妄稱我的「道」是「形而上之道」,這也錯了。孔丘學說是在吾之後方才成形的,我寫在他之前呀。

我講的「道」不在萬物之上,不在萬物之下,也不在萬物之間,而是充沛於萬物之中,並無上下無對立無內外,而是無所不在之存在。後世學者錯矣!

呂尚:這我就不敢批評了。

老子:還有,後世學者常將吾之思想說成「老莊」,這實在是不懂我也不懂莊子呀!我們兩人之思想是在春秋戰國時期形成,在當時是不同的兩派學說,當時之人無人會認為我們的思想相同。到了魏晉南北朝之後,清談學家將我們兩人的思想放在一起,胡亂解譯,使得後人以為「老莊」思想是在一齊的,卻永遠見不到吾思想之真義了。

呂尚:原來「老、莊」兩字連用也是錯誤的。那學界不是錯誤太多了嗎?

老子:所以,現在吾找學界之人來還原寫作此書,能有用否?要推翻他們一生研究,誰有此膽量?吾找你方能幫我還原真相呀!

呂尚:我還是惶恐。

老子:吾在宇宙高維世界觀察你很久了,理工出身,懂天文學宇宙論,又學習過相對論、量子物理,不僅有自然科學理論基礎,又喜歡國學,能用文言寫文章,又研究宇宙生命學、心靈科學,你的學術領域跨越很多學門,又都有著作證明,旁人莫能及,何必惶恐!

呂尚:這……!

老子:還有,後世學者把我的文字當做高深的哲學思想在研究解釋,也是錯誤的。

呂尚:難道不是嗎?

老子:當然不是。後世學者依據王弼版本,篡改誤字極多,因此無法解釋,便認為我的思想很高深,全然不是如此,我是用當時語言寫出讓人人淺顯易懂易行的文字而已,怎麼會是高深哲學思想?

呂尚:這我也時常在想,您老應該是在寫非常淺顯的做人處事以及讓大家能懂德與道的簡單文字,這樣才有流傳萬古的意義,不然寫成高深難懂,要靠別人詮釋,就會融入別人的思想,有時意義會被誤導。

老子:又,通行本之文字除了篡改太多,幾個大段落順序也被後人胡亂挪移,導致吾之思想主題和敘述之邏輯變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導致不少學者認為吾之文字違背常識,邏輯不通,難以解釋。他們全是受王弼版本所誤導呀。

呂尚:確實。又加上您老那時沒有標點符號,所以後世的斷句會有很大出入,整個思想就不一樣了。

老子:還有,我寫的時候是先寫〈德篇〉再寫〈道篇〉,先講為人之「德」,再講宇宙大「道」,這是有邏輯順序的,沒想到後世將兩篇顛倒之,改稱《道德經》,差矣差矣,吾不是在講「道德」。

然後,王弼又把吾之原文整篇順序統統改篡過,害得後人讀不懂呀。

呂尚:我也發現,一般寫文章,會將相同主題寫在一起,但我發現您的「道」這個主題,不是寫在同一章裡,而是分散到好幾章去。我就在懷疑,這真是您老的本意嗎?

老子:當然不是,一方面是錯簡了,二方面是被搬移了。

我當時是一氣呵成,先談做人最基本之「德」,再談做人、事理、天道、聖人、治邦、用兵,此有吾之思維順序,也沒有編上章號。

後世儒家硬是篡改我的文字,又胡亂編一通,變成後世的道德經,把我扣上「無為、消極、不爭」,錯矣錯矣。

所以,我才要你來做還原工作呀。今天起,不用理會王弼注的通行本道德經,我來告訴你真正的順序,幫吾還原並詮釋,還吾之正確思想。

呂尚: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