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_《蝴蝶.海洋.鯨豚.女神花精》國際靈性能量大師Erik一對一能量諮詢_*限額報名

【國際高頻能量 靈性導師Erik

Erik老師是一位來自英國花精靈性工作者,曾為Aura-Soma工作20年,和很多光的存在一起將更高級的能量注入不同的產品中,創造了Aura-soma蝴蝶系列生命能量精華的最初兩種精華。

2005年開始接受到最高聖靈的要求,用7年時間完成14種海豚和14種鯨魚生命能量精華這28種精華。

2012年開始研究並發展組合最新的能量精華系列,同年創造了海洋系列生命能量精華。

 

ERIK天賦特長

 能與高維度存有溝通, 通過直覺靈性連接, 以生命能量 (透過獨特的海豚及鯨魚精華, 海洋生物精華, 蝴蝶精華, 及女神花精) 作媒介, 在學員的能量體(包括乙太體(Etheric Body), 情緒體/星光體, 心智體等)下功夫, 能平衡陰陽能量, 清理內在情緒及前世記憶, 作轉化及揚升, 療愈身心靈!

 

導師簡介

  1. 來自英國的ERIK老師,從事身心靈療愈工作近30年
  2. 曾任世界知名顏色與光能治療法AURA-SOMA靈性彩油實驗室經理20年
  3. 英國花精及分子振頻精華協會之國際部主席
  4. 有17年的專業攝影師經驗, 對光及顏色非常敏感
  5. 研發ERIK能量精華近20年,產品遍佈30多個國家, 花精種類一共有170種
  6. 與其他治療師不同之處是他的教學經驗豐富, 20多年來已任教超過300多個工作坊
  7. 自從1990年始在世界各地為人們作個案療愈, 多年來被ERIK療愈的人數以千計!
  8. 註作: Butterflyand Sea Essences – An Introductory Guide (作者:ERIK)

《蝴蝶.海洋.鯨豚.女神花精》轉化體驗會

Essences 靈性能量大師Erik Pelham帶領

日期:2019/5/23(四)
時間:19:00 – 21:30
地點:光中心 新北市新店區中央七街七號

◆蝴蝶,海洋,鯨豚,女神花精體系中4大系列166款核心能量部分解讀

◆花精效果現場體驗

◆提升自我意識及能量轉化

主辦單位: 豐盛薈 / 限額30人

體驗會費用:$500元 

體驗會費用(兩人同行):$800元 報名視同同意本中心 課程退費及延期處理原則說明 

💘 《Erik 一對一能量諮詢》💘

透過Erik 多年豐富的與多重高頻光之存有們以及用其超感應力來回應您的任何身心靈課題。

根據案主當下的需要,Erik 會挑選並調配出最適當與專屬您的蝴蝶能量,海洋能量還有多重天使精華,為你克制屬於您的特殊精華,此專屬精華將支援您蛻變各個能量層次上的淨化,療癒,修復與提升!!!

費用:NT $8,800/一個小時,Erik將會為您配製一瓶專屬精華

預約請洽:LINE:Jackjack827 / Wechat ID:jackjack827

台北可預約一對一諮詢時間(地點:光中心  新北市新店區中央七街七號)

Erik 海洋花精

 

自1988年起,Erik便在高靈OM的指導下將這些地球精靈的能量加入花精中。那,究竟是什麼讓這些生物如此特別呢?

 

和震動醫學中其他科技一樣,海洋和蝴蝶花精的作用原理為:

1.他們重新平衡精微體。若想處在一個健康的狀態,我們的數個精微體必須和彼此保持平衡。通過平衡精微體,花精能夠重建體內能量的暢通流動

2.他們瓦解精微體中的堵塞。單個精微體中能量的堵塞也可能是妨礙體內能量流的原因,通過清除堵塞,能量也恢復暢通。

3.他們將精微體帶至一個高頻和和諧的頻率。花精本身的高頻在接觸到精微體時通過共振將精微體的頻率提高

 

我要強調,生命能量精華並不是我的創造。生命能量是由靈性世界中的存在直接生成,並通過某種管道輸送到我們的世界。我所做的只是一種“連結”工作,將這些生命能量轉化成精華。整個過程非常微妙,精緻而且美麗。所以製作哪種生命能量精華,如何製作,何時製作都不由我決定,我只是遵循靈性的引導。

——Erik

*如果您是Aurasoma 愛好者,喜歡過去20++年的能量,更加要見見這位專家,因為以前老頑童就是在彩油Lab 的經理,把許多高頻的光束存有們的愛能量化的其中一位大師啦😎

Erik 往期學員傾心分享

自從上了ERIK老師的課,服用了花精,現在沒有睡眠方面的困惑,我的睡眠自從12歲以後媽媽去世後一直不好,每晚都帶著恐懼,害怕黑,記得參加工作坊的那一天因為在北京,自己住酒店,在以往,是肯定很難睡著,或是驚醒的,可那天躺下一個小時就睡著,半夜沒有醒來,第二天狀態也不錯,覺得很神奇,但是也有疑慮,想著也許就是湊巧;工作坊結束後,開始服用花精,在這個過程中,這些恐懼慢慢的放下了一些,睡眠問題再也沒有了困擾,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在這裡要謝謝朋友呂xx的分享,讓我知道這個課程,謝謝Jacky,謝謝ERIK老師!

——天津學員 賈女士

曾上過老師的課和做過一次個案,感覺超級棒,課堂上就感覺和老師有深刻的連結,有機會課堂對練的時候和老師分在一個組裡,幫我看清了我內在一些模式,很有助益,最神奇的是針對一個課題,老師在接訊狀態下,給到的對應精華配方無比精准,我記得有一天在做方案的時候,我連噴了一個晚上精華,竟然高效完成方案,在做個案的時候老師給到的配方也非常精准對應我,回去之後感覺感知力更靈敏,處理事情也更細膩,感恩和老師的相遇

——上海學員 黃小姐

我正在糾結一個關係的問題。上完課三天後,我找問題的當事人交談。神奇的是,我沒有了負面情緒,心平氣和。對方也變得通情達理,溝通異常順暢,問題也化解了。我和孩子也更加親密。雖然考試在即,我們還能盡興的玩鬧,毫無壓力。更重要的是,老師幫我連結了指導靈,我瞭解了自己的生命課題和藍圖,所有的經歷都是我靈魂選擇的功課。而且我並不孤單,是一直被神加持和照顧的,要有勇氣活出真實的自己。那一刻時間仿佛靜止了,感覺自己無比幸運。感恩宇宙讓我遇見Erik老師,為我做療癒,同時傳達神的旨意。

使用花精一段時間了。除了療癒了一些身體的問題,對情緒更有覺察力,感官也變得敏銳。更能感受到到宇宙的共時性與和奇跡。比如生活中總出現蝴蝶和海洋生物元素,時不時撿到羽毛和錢幣。生活也出現了許多機遇和轉機。即使是出現了棘手的問題,我也能體會到是改變就有模式,再次轉化自己的契機,內心也更有力量了。而且了悟到這一切都是來幫助我成長的,所以會心生感激。作為一個自然療法治療師,我很願意繼續體驗和學習花精,同時把老師的愛分享出去。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和老師相遇,創造你們的生命奇跡。

Erik老師課程後,已經2個月了,持續喝花精有半年之久,花精對個人的轉變是細雨潤無聲般…特別提醒大家要堅持,不要感覺沒什麼感覺就停下,能量的運作是循序漸進的…持續才會受益!我從去年12月開始認識老師,喝花精9個月以來,內在的女性能量和男性能量回歸平衡,身體右側的身體問題不見了,不再莫名的疼痛,原來總會感覺右邊是堵塞的…現在身體兩側是輕鬆的…最重要的轉化是幫我釋放掉很多身為女性身份的恐懼,對生孩子的恐懼、對關係緊張的恐懼…

慢慢的,我發現自己柔軟了很多,跟周圍人的關係、和老公的關係也不會因為一言不和就激起內心的恐懼和憤怒,而是越來越能夠包容和體諒,學會了臣服。而且,我現在已經是3個月的准媽媽了!這個過程很奇妙,好像一切都發生的很自然…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以前懷孕生孩子對我來說是多麼恐懼的一件事…現在的我越來越認同自己身為女人的身份,期待寶寶健康的降臨,更待著感恩的心來面對生活…這些都是這麼久以來,花精靜靜陪伴我的結果!

——大連學員 程女士

老師連接我的生命天使與地球母親蓋亞,我感受到強大的光的力量和天使的臨在…當Erik老師邀請粉紫蝴蝶生命天使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我感受到一股溫柔的能量將我包裹並撫慰我的心靈…當老師為我滴入花精,我瞬間感受到一種流動的能量從我的頭頂洗刷下來…整個人一下子放鬆和柔軟下來,甚至連說話都變的很慢…我深深的沉浸在內在的寧靜空間裡,而這個空間則是所有力量與智慧的源頭…除了深深的感恩,敬重生命與宇宙的恩賞,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感謝Erik老師,也深深的感恩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遇到如精靈般燦爛的生命使者…在Erik老師身邊,會自然的進入內在的寧靜和喜悅裡,如同魔法般給予最真摯的支持!

Erik老師有著孩子一樣純粹的能量,作為一位爺爺,卻用簡單純粹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和他在一起就是一種自然的喜悅和療癒。他的海洋和蝴蝶系列花精是他作為神聖管道接引下來的,在課堂上試用的時候,對場域和個人情緒、觀點的即時影響是蠻神奇的,似乎很快大家都轉變了對一件事情的舊有看法,從分析和評判轉變到允許和接納。

——廣州學員 愛迪

“認識Erik老師,是在1月份的花精沙龍。那時,我對海洋生命花精充滿了好奇。見到老師,感到非常的親切和莫名的開心。雖然英語不靈光,但是卻能意會他的話語,真是很奇妙。老師生動地講述了他如何與指導靈合作,如何研發他的花精。那時,我正在接觸和天使相關的資訊。老師的描述,印證了我的那些經驗絕非偶然。所以我聽的興致盎然,覺得他一定就是天使的化身。那天,老師為我選了一瓶花精,正符合我當時經歷的課題。後來,我也總是接收到關於海洋的相關資訊,心裡想著一定要再見到老師。

課程開始就被老師的歌聲震撼到了。老師在歌唱時,渾身發光,我自己仿佛也被點亮了。覺得生命就該是這樣鮮活的綻放,眼前的一切美妙的像夢一樣。接著伴隨海豚、鯨魚的音樂,老師用花精為我們淨化和療癒。我仿佛看到海洋生命和諧的生活場景,能感受到它們之間濃濃的愛意。不由的想到了家人,以往些許的疏離感,好像也被淚水沖刷走了。課程中使用了花精後,我發現自己敢於展現自己活潑和搞怪的面向了。遇到問題也不想要拒絕和回避了,多了一份淡定。”